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科资讯
  
我校公管院孟宪平教授的研...
2017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
我校获批2项国家社科基金...
南京师范大学德育学科与德...
2016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
关于做好2016年度教育部哲...
简讯:我校获批30项2016年...
我校在“2015年度人大《复...
关于2016年国家社科基金后...
2016年国家社科基金中华学...
   全国社科规划办
   教育部社科网
   司法部
   文化部
   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办
   江苏省社科规划办
   中国法学会
   江苏省教育厅
   江苏省社科联

李存娜 吕聪聪:中国人花重金办英文刊效果甚微

发布: 2016-1-08 10:17     查看: 262次

原标题为:《中国英文人文社科期刊的国际化研究》,刊载于《清华大学学报》2015年第4期。) 
【摘 要】中国英文社科期刊都在努力探索不同的国际化道路,但是,成功的尚属凤毛麟角。个中原因有很多:西方拥有话语霸权,而中国学术总体上处于“学徒状态”;国内相关评价体系及现代出版传播平台缺位,但管制从不缺位;英文期刊自身的办刊理念不无问题等。中国英文人文社科期刊的国际化,需要完善中国学术话语、提供优质内容;建立中国自主的大型传播平台,为英文期刊的国际化“保驾护航”;以“国际引证”为基础,结合国内外同行专家的评议,建立可以替代SSCI的、中国自主的英文人文社科期刊评价体系。


核心观点选编:

        中国英文期刊为了获得国际认可,主动“与国际接轨”,利用国际上普遍使用的话语和规范进行表达。同时,纷纷加入西方出版集团的营销平台,以免费提供内容甚或支付高昂的出版费用为代价,“借船出海”。


        借船出海,是许多刊物认为行之有效的办法。不过,对于采取传统订阅模式的刊物来说,与国外出版集团合作,借其平台进行推广发行,有时会存在“两次收费”的问题。中国绝大多数英文刊物的运行经费都来自政府或学术机构的补贴。采取订阅模式的中国刊物,在与国外出版集团合作时,往往是免费为其提供内容。当这些刊物进入国外出版集团的数据库对外销售时,中国机构又要支付高昂的费用来购买这些数据库(而其中中国刊物获得的销售分成却非常少);并且在对这些数据库形成刚性需求后,还不得不忍受费用的不断上涨。这就形成了如下情形:首先,中国花大钱补贴中国刊物进行内容生产;然后,再花大钱把这些内容买回来。显然,这是有问题的。


         不过,更为重要且遭人诟病的是,在国内缺乏权威的英文期刊评价体系的情况下,许多中国英文社科期刊及其主管主办部门事实上主动把加入国际知名检索系统视为期刊国际化的主要评价依据,以致出现了SSCI崇拜的现象:加入SSCI的期刊自然欢欣鼓舞,大力宣扬;很多没加入SSCI的期刊则艳羡不已奋起直追;而有的新创办的英文期刊一开始就以加入SSCI为目标。因此,很多期刊都反复研究SSCI的选刊标准,甚至以其为办刊的指导原则。在汤森路透集团负责SCI和SSCI选刊的负责人来中国时,也出现了许多大学排队等待“会见”的现象。如何在保持主体性的前提下与国际同行开展平等、自信的对话和交流,而不是本着“学徒心态”不加反思地追随西方标准,“自我殖民化”,是中国英文社科期刊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另外,在政府的政策两难选择下,中国英文期刊既有走出去的动力,又受审查审批的掣肘。一方面,政府认识到中国在国际的话语弱势对中国的形象和进一步发展不利,所以,在文化“走出去”项目上不惜重金投入,急于取得国际话语权,这形成了对英文社科期刊走出去的推力;但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在意识形态上的特殊性,政府又要保持舆论的控制权,表现为创办期刊要事先审批,期刊创办后有事后审查,而这对英文社科期刊国际化又造成了一些事实上的阻力。表现之一是各地创办英文期刊的需求和政府的刊号发放之间的供需矛盾。由于政府刊号限制,中国机构在创办英文期刊时可谓一号难求。在这种情况下,许多机构只好在舍弃CN号的情况下自寻出路。由于国内一号难求,所以,中国机构不得已通过国外出版社的帮助来申办ISSN号。而因为刊号是外方申请的,所以,中国机构在版权谈判上往往处于不利地位;再加上国际出版的经验不足,所以许多中国机构最终放弃刊物版权,落得个“辛辛苦苦为谁忙,到头来为他人做嫁衣裳”。


        英文社科期刊国际化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其国际化的效果,也就是刊物的“国际影响”如何。而从技术层面来看,刊物的国际影响又取决于刊物的“内容”(content)和“可见度”(visibility),即要提供优质内容,又要通过各种平台扩大文章的可见度。要做到这两点,中国英文刊物自身需要努力,但同时也需要国家提供必要的学术环境和政策支持。


         首先,要完善中国学术话语,提供优质内容。一方面,需要从对西方亦步亦趋的学术消费者,变成能贡献新知识、新思想的学术生产者。同时,为了和国际同行平等对话,需要摒弃一厢情愿、强加于人的“宣传灌输”思路,而以事实和逻辑来说服人。


        其次,建立中国自主的大型传播平台。目前中国还没有兼具大型数字出版平台、全球性网络销售渠道和高质量品牌期刊群组成的学术出版平台。从长远看,中国需要建立一个自主性的大型现代国际出版平台,代理中国期刊进行海外传播和推广,承担起现在国外出版社替中国英文期刊所做的工作。


        第三,建立能够替代SSCI的、中国自主的英文社科期刊评价体系。SSCI及汤森路透集团发布的期刊引证报告(JCR)实际上已经成为评价中国英文社科期刊的一个标尺。不过,对于中国英文社科期刊评价来说,汤森路透的引证报告在技术层面上起码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即来源期刊范围太窄,收录的期刊大多是英文期刊。而要客观评价中国英文期刊的国际影响,还应该涉及期刊在比如法语、德语、俄语、西班牙语、日语、韩语等语言圈里的影响。因此,中国应该建立一个全面反映中国国际影响的评价体系。



© 南京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     管理员登录